新能源车是中国汽车产业百年一遇的大机遇吗?

超级管理员 28 0

近年来,随着市场竞争加剧,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关注、重视创新。创新有很多维度来定义,其中一种维度,可以用第一曲线、第二曲线来对创新进行划分。


  • 第一曲线创新,指的是沿着企业既有的发展路径的连续性创新,或者叫效率性创新;

  • 第二曲线创新,指的是跨越企业既有的发展路径的非连续性创新,或者叫颠覆式创新、革命性创新。


非连续性创新,或者说颠覆式创新,将为相关的产业、行业、企业、创业者带来巨大的发展空间与机会。这里我想用最近几年快速发展的新能源汽车赛道来加以说明。


我们都知道,汽车产业一直以来都是中国相对发展薄弱的产业。建国几十年,中国的汽车产业与世界汽车产业的差距越来越大。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用潜力巨大的国内市场,交换国外欧美日系巨头先进的汽车技术,但市场换技术,始终无法解决中国汽车产品的工程技术与研发能力。


熟悉汽车产业的都知道,传统汽车的四大系统:发动机、底盘、车身、电气设备。其中,中国汽车厂与国外汽车巨头差距最大的,当数发动机。其实无论是汽车、航空产业,发动机都是制约中国产业发展且无法逾越的最大瓶颈。

发动机是人类工业革命的重大发明,是人类文明演化进程重要的里程碑。西方国家在发动机技术上已经有200多年的技术沉淀与积累,并以此进行持续的第一曲线的创新。中国由于历史原因,没有工业革命的积累,造成我们在内燃发动机技术曲线上,与发达国家越差越远。已经无法改变这种局面。


而当新能源车技术出现时,传统发展了200多年的内燃发动机技术(技术的第一曲线),直接被电动机(技术的第二曲线)颠覆了。对于中国而言,可以完全不依靠传统发动机技术,直接研发电动机技术。而正如【创新者的窘境】一书的作者,克里斯坦森教授所言,在位大企业往往受限于自己已经成熟的第一曲线技术,反而成为第二曲线新技术的反对者。过去5年,正是传统欧美日的主机车场,对电动车技术持保守与观望态度,从而给了Tesla巨大的发展窗口期。这也同样给了中国汽车产业,一次弯道超车的机会。既然中国无法在传统内燃机发动机的第一曲线超过国际巨头,那我们就直接干代表第二曲线的电动机。


这也是为什么近5年,中国会大力倡导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发展。一方面是降低对石油的依赖,有利于中国的全球性经济安全,另一方面,就是国家看到了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一次跨越式发展与弯道超车的机会出现了。所谓弯道超车,必须要有重大技术曲线更迭。


新能源车的核心技术是电动机技术与电池(充放电)技术,中国和欧美企业在同一起跑线上,甚至由于我们没有历史技术投入、专利投入,反而可以轻装上阵,ALL-IN新能源技术。所以,当发生重大技术革命时,落后者的机会就来了。这样的机会,通常是在一个大的周期拐点前后才会出现。新能源车是中国汽车产业的重大弯道超车的机会拐点。


作为企业,作为创业者,除了埋头前行,还有关注所处的产业、行业、市场、区域,是否正在出现这种周期性变化。如何系统性的去关注与思考这种周期性的机会呢?这里有一个模型推荐给大家来使用,PEST分析模型。


PEST分析是指宏观环境的分析,宏观环境又称一般环境,是指一切影响行业和企业的宏观因素。对宏观环境因素作分析,不同行业和企业根据自身特点和经营需要,分析的具体内容会有差异,但一般都应对政治(Political)、经济(Economic)、社会(Social)和技术(Technological)这四大类影响企业的主要外部环境因素进行分析。简单而言,称之为PEST分析法。


用PEST模型,可以从政治、经济、社会、技术四个维度,寻找大的周期变量与机会。比如:

  • 技术周期:Web3将成为下一代互联网技术,并极大的改变人类的经济、生活、产业

  • 经济周期:传统的以制造业供应链链驱动的全球化正结束,而以自组织(DAO),超越国家形态的新全球化经济体将逐步走上主流。

  • 社会周期:新的人口周期与生活观念(老龄化、高龄化、单身化、新消费需求周期)

  • 政治周期:新政治地缘,新的阵营与平衡


世界有世界级的周期。

国家有国家级的周期。

区域有区域级的周期。

社区有社区级的周期。

企业有企业级的周期。

个人也有个人级的周期。



版权声明: 除非特别标注,否则均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时请以链接形式注明文章出处。

标签: #新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