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割全球?“大宗商品之王”突然栽了,被罚超100亿,拐点信号?

超级管理员 41 0

号称全球“大宗商品之王”的嘉能可,突然被美国、英国、巴西三国联合调查,涉嫌行贿、操纵市场等违法行为。目前,嘉能可已承认相关罪名,并同意支付高达1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0亿元)的罚款。

20022年以来,不断涨价的大宗商品,正在“收割”全球,这笔15亿美元的罚单,对嘉能可的业绩或许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但此次罚款规模不小,或许在向大宗商品行业发出了一个重要信号,未来对行业的监管力度或进一步加强。

原油,仍旧是大宗商品市场中最敏感的神经,尤其是俄罗斯原油供应更是备受市场关注。

100亿巨额罚单

全球“大宗商品之王”嘉能可,突然栽了,会否成为大宗商品的拐点信号?

美国、英国、巴西三国突然联合出手,对大宗商品贸易巨头—嘉能可开展了一系列深入调查,并披露了嘉能可涉及的行贿、操纵市场等违法行为。

面对雷霆手段,嘉能可已承认了相关罪名,并且同意支付高达1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0亿元)的罚款。

在大宗商品炙手可热的背景下,嘉能可遭遇美、英、巴西的巨额罚单,瞬间引起市场关注。

当地时间5月25日,英国严重欺诈办公室(SFO)指控嘉能可集团子公司嘉能可英国能源公司,在喀麦隆、赤道几内亚、科特迪瓦、尼日利亚、南苏丹的石油业务中,涉嫌七起以营利为目的的行贿和腐败案件。

在嘉能可高层的批准下,嘉能可代理商、员工向当地政府官员行贿超2500万美元,以获得非洲当地的石油开采、贸易业务的优先权。

英国伦敦法院将于6月21日对嘉能可的上述违法行为进行判决。

与此同时,巴西联邦检察官办公室指控嘉能可,涉嫌腐败、行贿政府官员、国企高层,牵涉到了巴西国家控股的巴西石油公司、巴西国家石油公司。

此外,美国也披露了嘉能可涉及的2起行贿和操纵市场案件,其中的行贿案时间跨度长达十年;而操作市场案件,则是嘉能可美国大宗商品交易部门参与的一项操纵美国石油基准价格的行动。

目前,嘉能可同意支付刑事罚款并没收相关所得,总计约11亿美元。这是迄今为止,美国司法部针对石油市场的最大规模刑事处罚。

除了美国高达11亿美元的罚款,嘉能可还将向巴西政府支付的4000万美元的罚款,以及英国的罚款还未落定。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嘉能可在2月就为潜在的处罚预留了15亿美元准备金。其表示,预计最终的罚款总额与预留资金相差无几。

全球“大宗商品之王”

2022年以来,全球大宗商品市场可以用“滚烫”来形容,原油持续飙涨,铜、铝、镍、锂等大宗商品也掀起了涨价潮。这样的背景下,号称全球“大宗商品之王”的嘉能可,频频成为舆论的焦点。

嘉能可,成立于1974年,总部位于瑞士,发迹于原油贸易,已经成为了全球大宗商品交易巨头,其2021年的营收规模达到2037.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990亿元),成为了是瑞士营收规模最高的企业,超过了雀巢、诺华制药和瑞银。

因此,对于15亿美元的罚单,分析人士指出,对嘉能可的财务业绩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尤其是目前的大宗商品价格高居不下。但此次罚款规模不小,已经向大宗商品行业发出了一个重要信号。

截至目前,嘉能可是全球最大的锌和铬生产商、第三大矿铜生产商和第四大镍生产商,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煤炭生产商之一。

具体商品的贸易量来看,在能源领域,嘉能可的煤炭交易量达1.25亿吨/年、原油7.91亿桶/年、石油制品7.38亿桶/年。另外,在有色金属领域,嘉能可的铁矿石交易量达5760万吨/年、铁合金为850万吨/年、铜为340万吨/年、锌为280万吨/年、铝为720万吨/年、镍14.9万吨/年,贵金属包括黄金200万盎司/年、白银6490万盎司/年。

2022年以来,俄乌冲突愈演愈烈,导致全球能源、有色金属价格持续飙升,大宗商品市场更是剧烈波动。以国际原油为例,截至目前,国际油价已升至110美元/桶的高位,据纽约商品交易所数据显示,wti原油期货价格已达到110.75美元/桶。

这对于嘉能可而言,无疑是一台“收割全球”的印钞机,其给出的2022年业绩指引显示,该公司2022年的净利润将明显高于预期,基于一季度的业绩,嘉能可2022年全年的利润将轻松超过32亿美元。

嘉能可的最新预测,国际大宗商品贸易正处于历史上最丰厚的回报时期之一。其实,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前,多种大宗商品已经掀起了一轮涨价,几乎接近历史高位,而俄乌冲突进一步助推了大宗商品的上涨。

受大宗商品价格的持续飙涨,嘉能可的股价亦持续走强,2022年年内的累计涨幅达48%。

俄罗斯原油“爆卖”

作为“大宗商品之母”,原油一直是市场中最敏感的神经,尤其是俄罗斯原油供应更是备受市场关注。

5月24日,沃泰克萨咨询公司披露的数据显示,目前,装载着近6200万桶俄罗斯乌拉尔原油的油轮正在海上航行,目的地未知。

相比俄乌冲突之前的平均水平,目前的乌拉尔原油海运量是过去的3倍。意味着,俄罗斯原油的出口量仍非常巨大。

能源策略师西格尔(Clay Seigle)分析指出,俄罗斯的原油出口仍然相对强劲,但海运量数据或许并不能说明全部情况,漂浮在海上的俄罗斯石油的去向问题,仍扑朔迷离。

其中,一部分俄罗斯原油或许将流向亚洲,印度可能是最大的买家之一。另外,部分欧洲国家也在加速囤积原油,以备未来出台的俄罗斯原油禁令。

据油轮追踪数据显示,今年4月,俄罗斯已经成为了印度的第四大石油供应方,印度4月对俄石油进口量从3月的66000桶/日增至277000桶/日,达到2018年10月以来最高,印度炼油商希望购买更多打过折扣的俄罗斯原油,尤其是中质含硫乌拉尔原油。

其实,对于印度大量进口俄罗斯石油,美国、欧盟方面早已心生不满,不断对其施压,要求印度减少购买俄罗斯石油。

当地时间5月24日,美国财政部发言人表示,美国财政部助理部长伊丽莎白·罗森伯格当日出发前往印度,此行的目的是,与印度官员及其工业部门讨论对俄罗斯的制裁问题,并说服他们减少对俄罗斯石油的进口。

此前,美国总统拜登甚至亲自敦促印度配合美国“封杀”俄罗斯能源行动。但,印度并没有任何明确回应,却在悄悄大手笔买入俄罗斯原油、煤炭。



版权声明: 除非特别标注,否则均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时请以链接形式注明文章出处。

标签: